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连锁机构: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译者读书会丨《妈妈的心灵课》之 温尼科特(一):一个男人眼中的母亲
更新日期:2016-09-23  浏览:187

译者读书会丨《妈妈的心灵课》之 温尼科特

 

 

 

译者介绍:

魏晨曦

 

◆   北京曼陀海斯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精神分析取向治疗师培训项目英文翻译、注册系统助理心理师。

◆   从业资质:卫生专业技术中级职称(心理治疗师);北京曼陀海斯精神分析取向心理咨询师连续培训结业;中国-挪威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师与督导师连续培训-提高组结业。

◆   培训经历:中国-挪威精神分析心理治疗师与督导师三年连续培训;北京曼陀海斯中心精神分析取向心理咨询师五年连续培训;中国-巴西国际温尼科特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疗师连续培训;中美精神动力学夫妻与家庭治疗连续培训。

◆   咨询经验:累计咨询时间近2000小时,接受专业督导近1000小时。

◆   学术背景:1. 北京温尼科特学习与研究小组主要成员之一,文献翻译组成员之一,文献研讨会主持及主讲人;2. 担任中国-巴西国际温尼科特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疗师连续培训的文本及现场翻译;3.《小猪猪:一个小女孩精神分析治疗过程的记录》,温尼科特 著,赵丞智 译,魏晨曦 审校;4.《孩子,父母与大千世界》,温尼科特 著,魏晨曦 译,赵丞智 审校。

 

 

主办:心里程心理

文稿整理:张京平

审改:魏晨曦

 

 

 

  大家晚上好!我是魏晨曦,北京曼陀海斯咨询中心的咨询师,也是北京温尼科特学习与研究小组的组委。很高兴,今天晚上和大家聊一聊温尼科特的这本书——《妈妈的心灵课》。

  感谢心里程心理提供的这个平台和机会。心里程的王隽老师和她的小伙伴们做了大量的幕后工作。用温尼科特的话来讲,她们为咱们提供了一个足够好的环境,让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互相交流,一起来去体会、思考、感受温尼科特的语言,以及他的精神分析思想。

  我是《妈妈的心灵课》最新版本的翻译。我的老师赵丞智对我的翻译进行了审校。比起旧的版本、台湾的译本,这次的翻译在术语使用、专业概念的解释上,更贴近大陆的习惯和语言风格,一些专业概念的解释也更准确,并增补了很多被删节的内容。

  感谢大家对这本书的喜爱、支持。十次的读书会,我想我顺着章节的顺序往下走,对一些重点的概念说一说。请大家包涵,中间我不得不做一些取舍。不是因为放掉的那些内容不重要,而是因为一是时间有限,再一个呢,有些太专业的内容,需要很多理论的理解和铺垫,如果理论内容讲得太多,怕扫了大家读书的兴致。专业的内容,一般我们在北京温尼科特学习与研究小组,用文献研讨会的形式去讨论和讲解。这个读书会,我希望可以帮大家更好的理解温尼科特的一些概念、说法,减少大家在阅读中的一些困难。每一次我分享一些我的理解和想法,最后留一点时间,大家可以提问题,如果有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可以提出来,咱们一起讨论。

 

 

温 尼 科 特

 

一个男人眼中的母亲

 

  今天呢,我们从“一个男人眼中的母亲”这个话题开始聊,这是借用了一下第一章的标题。首先我想介绍一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这个人首先想说的是唐纳德·温尼科特这个男人:非常独特的一个分析师。他先作为儿科医生执业,后来兼顾了精神分析,又成为了精神分析师,他是一个跨行业的人。

  他这个身份在他那个年代也是挺独特的。他在英国的精神分析协会成为分析师、成为会员的这段时间,很长时间里,都没有人像他这样的双重身份,做着精神分析同时又做着儿科大夫。可是这给了温尼科特得天独厚的一些条件。他在儿科临床上,看到了也帮助了大量的母亲和孩子;在精神分析的过程中,他利用精神分析的理解、利用分析性的思想,又让他的儿童精神分析发展出非常深厚而实用的理论,在技术操作上有了很多的创新。

  温尼科特是从经典精神分析开始接触精神分析的。最早的时候,他读到了弗洛依德的《梦的解析》,对精神分析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他自己曾接受过十五年的分析,前十年接受了斯特拉奇的分析,后五年接受了芮威尔的分析。两人都是做躺椅式的经典精神分析。他觉得这样的分析对他来讲不太对调,觉得分析过程特别的冰冷,情感特别隔离,分析师基本上就是白板,作分析作解释,大部分时间是他自己自由联想。他感到分析师不犯什么错,可也没让他感到这个人活生生的就在这边。这跟他在临床工作中,对儿童需要投入很多的情绪、情感,跟孩子们要能够互动起来很不同。这让他觉得好像经典的方式,适用一些领域,如成年人、神经症,但是对于他想要去研究的儿童领域就不适用了。

  后来,他认识了克莱茵,发现跟克莱茵非常投脾气。1935年左右,克莱茵成为他的督导师。那时克莱茵已经是儿童精神分析的佼佼者了,她对于儿童的精神状态和在治疗当中跟儿童进行分析工作,做很多的游戏来理解孩子,是有独到的见解的。温尼科特发现他在自己的儿科当中做的很多事,可以用克莱茵的理解来理解孩子。所以他就跟走得特别的近。

克莱茵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后来,大家觉得温尼科特是客体关系学派的精神分析师。他确实在初期的时候和克莱茵合作密切。一开始,温尼科特想请克莱茵做他的分析师,克莱茵没同意,反而是让温尼科特给她的小儿子做分析,克莱茵有一点附加条件,她想让温尼科特把这个案例拿来给克莱茵自己去督导。温尼科特表面上答应了,实际上他一次都没有把克莱茵儿子的这个案例提出来做过督导。在实际的效果上,克莱茵这个小儿子最后和克莱茵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亲密的。比起克莱茵前两个孩子跟她的关系要亲密。也许克莱茵是发现了温尼科特是确实有对于孩子的那种独到的理解,尤其是他能够像一个妈妈一样地去理解孩子,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

  所以我们就讲,温尼科特这个男人,他居然能够对孩子、对母亲有这么多的理解,而且还理解得特别到位,甚至有的时候,我读他的一些东西,觉得他好像比妈妈们更懂怎么当妈妈,这跟他的实际的临床工作,包括他一生的研究是分不开的。别看他自己没有孩子,但是他一生基本上都是为孩子和妈妈而工作的。

  他在一个儿科医院做了四十年的门诊临床工作。他愿意在门诊上接待孩子,而不愿意到病房里去做可以提升职称、薪水更高的住院医师,因为他觉得如果去病房里接触大量的病重的孩子、比较重的一些病人,需要高效率地完成一些文案记录啊,一些治疗工作等,这会慢慢磨灭掉热情,他非常担心如果兼顾了效率,要为很多的案头工作去忙前忙后的话,这可能会让他对于来访的这些小朋友、这些妈妈们那种感受、体验、敏感的感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麻木,所以他选择不去做那方面的职业发展,不去追求那些更有可能出名的,能得到更高的名和利的住院医师的工作,而是坚持做一个临床工作者,接门诊的病人。在门诊上,他帮助了将近六万个家庭的母子。

  他有大量的临床经验,在工作中非常善于去观察和研究来访的这些母亲和孩子们,还会帮助孩子的母亲们一起来观察和研究她的孩子。很多妈妈来了之后,跟温尼科特叙述了一下她对孩子问题的理解,温尼科特只是认真地去听,认真帮她去思考,适时地会去提一些自己的联想和理解,启发一下这个妈妈,妈妈把整个过程捋过一遍之后,发现“我好像更理解我的孩子了”,她就觉得问题不那么严重了,也明白该怎么做了,然后很放松、很轻松地就带着孩子离开了。妈妈们在温尼科特这里收获最大的就是对自己和孩子有了信心和希望。

 

敬请期待

《妈妈的心灵课》之 温尼科特(二):

平凡妈妈们的伟大价值

 


 

版权所有:北京曼陀海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81048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04号

地址:北京回龙观文化社区龙博苑一区3号楼底商105号 联系电话:010-82965622 E-mail:bjmths@sina.com